• 人类命运与生活世界的创造

  • 发布日期:2022-03-05 13:41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变动规律出发,论述了人类尤其是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世界的悲惨命运,提出了人类命运彻底向好的科学路径,对于我们深入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新理念极具启示意义。

  早在17岁时撰写的“中学毕业论文”中,马克思就立下了为全人类谋福利的宏伟志愿。此后,人类如何获得解放或者说人类命运向好何以可能,就成为他关注的重点问题。马克思认为,在冥冥之中决定人类命运的东西不是神仙鬼怪等虚构事物,而是客观的物质力量。例如,风、雨、雷、电、地震等自然力,控制着前资本主义世界的人类命运;商品、金钱等资本力量,支配着资本主义世界的人类命运。在《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变动规律出发,论述了人类尤其是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世界的悲惨命运,提出了人类命运彻底向好的科学路径,对于我们深入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新理念极具启示意义。

  资产阶级诞生在封建社会末期,生活在一个陌生和敌对的封建主义世界中。在这个世界里弥漫着各种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等所谓神圣情感时常发作,耀眼的光环罩在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等职业上面,政权、神权、族权和夫权的代表人物被视为高人一等的天然尊长,等等,均成为资产阶级生存和发展的天然羁绊。资产阶级被束缚在这个世界里,命运和前途堪忧。随着工业的发展,尤其是航海技术的进步,拓展了资本主义生存空间。“美洲的发现、绕过非洲的航行,给新兴的资产阶级开辟了新天地。”于是,资产阶级开始了大规模地改变世界和改变自身命运两位一体的创世纪过程。为了扩大产品销路,赚取高额利润,资产阶级奔走于世界各地,到处投资和安家落户。“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

  资本主义世界作为资产阶级面貌的模仿品,是资产阶级这个“吸血鬼”的生存世界。资产阶级是人格化的资本,长着一副丑陋的、贪婪的“吸血鬼”面容,本质上是死劳动,代表着过去。工人阶级是人格化的劳动时间,本质上是活劳动,意味着现在。僵死的资产阶级只有不断地吮吸活劳动的“血液”,用过去支配现在,才能获得生命和茁壮成长。工人阶级被“吸血鬼”吸干“鲜血”后,形容枯槁、憔悴,变得一贫如洗,生活在受压迫、受剥削的异化状态中,命运极其悲惨。实际上,工人阶级“只要还有一块肉、一根筋、一滴血可供榨取,吸血鬼就决不罢休”。通过连续不断地吮吸活劳动,资产阶级这个“吸血鬼”不仅起死回生,而且变得非常富足,命运似乎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资本不是物,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模仿资本面貌的资本主义世界,蕴含着资本主义剥削关系:城市是中心,乡村是边缘;发达国家是中心,发展中国家是边缘;西方国家是中心,东方国家是边缘。中心控制边缘,边缘依附于中心;中心越来越富裕,边缘越来贫穷和被边缘化,并且逐步坠入发展陷阱中。弗兰克认为,在以拉丁美洲为代表的第三世界国家与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隐藏着一个“依附链条”,它如同一个巨大的财富虹吸管道一样,将第三世界国家创造的经济剩余转移到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因此,贫穷、落后是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难以抗拒的命运。相反,资本主义国家却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

  资产阶级在资本主义世界中并非一直拥有好命运,而是处于异化的生存状态。所谓异化,意味着人的创造物成为一种异己力量控制着人的命运。随着资本主义世界中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矛盾的尖锐化,资产阶级的命运变得悲惨。因为资产阶级“现在像一个魔法师一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这个“魔鬼”就是资本力量,它似乎是一种冥冥中的异己力量控制着资产阶级,频繁引发周期性经济危机。每当经济危机爆发时,社会生产力都遭受严重摧残,大量商品被销毁,资本主义世界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野蛮状态,似乎经历了一场瘟疫、饥荒和毁灭性的战争。大批企业倒闭,众多资本家破产,沦落为无产者成为他们的宿命。处于失业状态的无产阶级,缺吃少穿,命运更加悲惨。马克思和恩格斯科学地预言,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必然胜利。

  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人类命运彻底向好的科学路径是无产阶级在的领导下,团结广大人民群众,用暴力革命方式,砸烂资本主义旧世界,建设新世界。是人类最理想的世界,即自由人的联合体。在那里,由于私有制被消灭,生产力高度发达,社会产品极大丰富且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原则,等等,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实现了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命运彻底向好。此后,人类命运不再受社会分工的控制,能随心所欲地在一天之内更换多种工作。上午我是一个猎人,骑马到森林里打猎。下午我是一个渔夫,可以下海捕鱼。傍晚我是一个农民,在田野里放牧。晚饭后我是一个批判者,从事理论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自然力量和资本力量等盲目必然性不再控制人类的命运,人与自然界、人与人之间不是一方的发展以牺牲另一方为代价的异化关系,而是相互促进、互为条件的合作关系。马克思说:“这种,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

  在《宣言》发表11年之后的1859年,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用“两个决不会”补充说明了“两个必然”论断。马克思认为,若要实现“两个必然”和彻底改变人类的命运,必须以革命时机成熟为前提条件,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达到尖锐化程度。质言之,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还能容纳社会生产力和经济基础发展之前,资本主义社会决不会灭亡,社会也决不会出现。“两个决不会”时期,会长达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时间。在这个积蓄革命力量的历史时期,人类如何摆脱资本力量控制以及人类命运如何向好等问题,马克思和恩格斯等经典创始人都未做深入探讨。

  习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填补了这一理论空白,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旨在彻底改变人类命运的人类解放学说。当前,世界正处于马克思所说的“两个决不会”历史时期,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已经成为时代潮流。同时,资本力量依然异常强大,将触角伸向地球各个角落,带来了诸多威胁人类生存的全球性问题。例如国际金融危机周期性爆发,地区热点此起彼伏,以及生态环境遭受破坏、气候变暖,等等。在资本主义旧世界中这些问题不仅难以解决,反而会日益恶化,因为它是一个非正义的剥削世界。在习总书记看来,人类必须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一个新世界,即反映人类合作共赢、同舟共济客观要求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合作应对共同的威胁和挑战,消除控制人类命运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具体实践中,中国不仅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区域命运共同体等建设,还打造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新国际机构、各类主场外交活动为代表的创新平台,既顺应了生产力社会化发展要求,又将资本从生产领域引向基础建设领域和科技创新领域,从而拓展了资本循环的空间。总之,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有效化解世界金融风险和其他全球性问题的战略举措,为人类命运向好何以可能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