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代伟人情系教育--与中国学位及研究生教育

  • 发布日期:2022-03-05 04:48   来源:未知   阅读:

  同志一贯重视教育,对创立我国研究生教育和学位制度,作出了历史性的重大贡献。

  早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为了总结建国以来建设社会主义高等教育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同志亲自主持制定了《教育部直属高等学校暂行工作条例》(草案)(又称《高教六十条》)。在中央批准的这个重要文件中,首次把研究生教育作为高等教育的一个重要部分。《高教六十条》共10章,研究生培养工作就专门占了一章。这个文件要求高等学校应该重视研究生培养工作,必须选拔优秀人才,严格保证质量。后来,教育部根据这一文件,制定了《高等学校培养研究生工作暂行条例(草案)》,并于1963年1月在北京召开了高等学校研究生工作会议,加以全面贯彻实施。从此,我国研究生培养工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一时期,为国家培养出近5000名优秀的专门人才。后来,由于“”的发生,我国研究生教育被中断达12年之久。

  同志早在上世纪60年代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时,就主张在全国实行学位制度。1961年11月,他在《大批提拔年轻的技术干部》的讲话中,就提出“看来学位不搞不行,可以先搞一个方案”。在他和中央一些领导同志的倡议下,学位条例起草工作由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科委主任的同志牵头负责,具体工作则以国务院科技干部局为主,教育部、中国科学院等几个有关部门参加,共同进行。这次学位条例起草工作,经历两次大的修改,分别于1961年11月和1963年10月上报中央。记得1963年底,教育部接到国务院科技干部局负责同志打来的电话说,学位条例草案已经同志审阅同意,并报中央其他领导同志传阅。当时大家感到非常振奋。后来,由于“左”的错误思想又开始抬头并泛滥,搞学位被错误地认为是“资产阶级法权”的一种表现,未能进入国家立法程序,被束之高阁。但这次学位条例起草工作,和第一次林枫同志主持的学位条例起草工作,为以后重新起草学位条例提供了宝贵的工作经验。

  1977年同志复出主持中央工作,就明确指出:“我们要实现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要能上去。发展科学技术,不抓教育不行。”在较短的时间内,教育和科技战线拨乱反正取得了很大成绩,各项工作都取得很大进展。研究生教育制度也已恢复。在我国实行学位制度的条件已经成熟。1979年3月,中央作出关于建立学位制度的指示。当即由教育部和国务院科技干部局共同成立以蒋南翔同志为首的学位条例起草小组,着手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在起草条例的过程中,蒋南翔同志曾向同志作过汇报。他了解了起草工作进展情况后,指示蒋南翔同志对这项工作要抓紧进行。待条例起草工作接近完成,1979年11月,他在一次公开场合的讲话中说:“我们要创造一切条件来培养、发现、使用人才。人才难得呀!技术职称、学位制度,包括整个领域的工程师制度、研究员制度、学位制度,应该很快建立起来,这有助于我们培养、发现和使用人才。”在这次讲话中,他还特别强调,“辈出人才大有希望。但是,不从制度上解决是不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这部重要法规,前后共用11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起草和批准程序。最后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于1981年开始施行。为什么这项工作能够比较顺利地进行呢?其中,重要的原因是同志的亲自关怀和支持。

  二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工作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重大成就。截至2003年年底,我国已授予硕士80多万名,博士11万名,并已与世界上一些发达国家签订了互相承认研究生学位的协议。目前,我国在学研究生规模达65万多名,其中博士生达10万多名,已进入世界研究生教育大国的行列。我们深深感到同志的远见卓识,深切缅怀他在这方面作出的光辉业绩。

  教育理论还为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思想武器。1983年10月,同志首次提出了“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思想。这个思想在教育理论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在教育工作中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1986年,国家教委为了总结1978年恢复研究生教育制度和1981年实施学位制度以来的工作经验,规划进一步的改革和发展,着手草拟《关于改进和加强研究生工作的通知》。这个通知经过充分征求意见,于当年12月,在同志(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教委主任)亲自主持下,由国家教育委员会全体成员认真讨论通过后,正式颁布实行。这个文件虽然以《通知》的形式下达,但它当时是研究生教育工作中具有全面指导意义的重要文件。正是在这个文件的第一条,明确提出“研究生教育要贯彻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这一总的指导思想。可以说,20多年来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能取得如此重大的成就,都是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取得的。

  同志“三个面向”思想,内涵极其深刻和丰富。过去在这个思想的指导下,开创和发展了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事业,今后仍要坚持“三个面向”总的指导思想,不断研究新情况和新问题,坚持科学的发展观,促进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发展、改革和创新,取得更大的成绩,为我国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